姚舜不二

93年 60国 独立跳伞员 潜水员 冲浪手 旅行体验师

#Travel MARK# 2017.9.13 80天环球第六十二天
二零一七年九月,我终于来到了世界尽头,这里是南美洲南面最后一个灯塔,再过去就是南极,突然之间我很想回家,虽然我跟他们的距离很远,但那刻我的感觉是很近的。
如果以中国上海为对立点,时差11小时,季节恰好相反,两点之间的距离两万公里,等于地球半圆周长,就是说如果不上天,以中国为坐标,阿根廷是此生所能去到的最远的地方;也就是说到了阿根廷,只要想回去,走的每一步都是回家的路。

梁朝伟:我终于明白他可以开开心心在外边走来走去的原因……他知道自己有处地方让他回去。
——《春光乍泄》
也许,家的存在,不是阻挡我们走出去的障碍,而是给我们一个回归的理由。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