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舜不二

93年 60国 独立跳伞员 潜水员 冲浪手 旅行体验师

所有的狂热,有时候是势不可挡的。
所谓的矜持 恐惧 忧虑在跳出机舱的那一刻都是浪费。
我一直认为旅行,是一个学习和吸收的过程,只有自己不断成长进步,才不会感到焦虑抑郁彷徨。
所以18年一月目标是跳伞A证执照。

但是万事开头难!
第一跳 着陆就让我感到茫然,1000多米长的草坪,就两条两米不到的石子路,我楞是一屁股摔进石子堆🙃,什么鬼运气,看我的跳伞服就知道我经历了什么。

第二跳 着陆时手不小心撑地,右手直接见红,左手感觉骨折了一样疼,至今握不紧拳头,不过不碍事,伤痕本就是最好的勋章,迎难而上逆风而行,人生本该如此。

后来每一跳的着陆都挺完美的,毕竟我在几百米就开始扎马步,坚决抵制平沙落燕屁股着地式着陆!屁股蛋太疼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5)